【功勋】卫兴华:不做风派理论家

2019-10-11 10:57:20 来源: 央广网 作者: 柴华
卫兴华,理论家,

央广网北京10月10日消息(记者柴华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新中国成立以来,一批经济学家默默无闻为我国经济建设出谋划策,在探索富民强国的路上孜孜以求。他们中有一位《资本论》的研究权威,一生致力于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,他就是刚刚获授“人民教育家”国家荣誉称号的卫兴华,著名经济学教育家,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。

60多年前的一本已经泛黄的《资本论》,卫兴华依然舍不得丢,放在书架上随手能找到的地方。里面几乎每一页都用红蓝黑三个颜色的笔标示出不同的心得体会,密密麻麻的一行行小字,记录下卫兴华初见《资本论》时无以言表的兴奋。他说:“看得章节多的可能看了三四十遍。特别是最核心的理论部分,反复看,现在还在看。”

1952年,卫兴华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一届经济学系研究生,以全优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。此后60多年里,他每次在给学生上的第一节课时,都一定会反复叮咛:不能做风派理论家。卫兴华说:“走自己的路,由他人去评说。不唯上、不唯书、不唯风,实事求是追求真理。我讲做学问‘四严’:严肃的态度,严格的要求,严谨的学风,严密的论证。不要跟风跑,不要做风派理论家。”

这是卫兴华对学生的要求,也是他做学问一辈子坚守的原则。为此他不是没吃过亏,文革十年被勒令靠边站,甚至讲课的内容都被严格划定范围。卫兴华从不怀疑自己的坚持有什么错,相反,于他而言,倒成了因祸得福。他说:“什么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,我就不能参与现实政策的宣传,不能参与社会主义部分的教学,让我讲《资本论》。《资本论》离现实远一点,基本原理,所以对我也有好处。为什么后来我《资本论》读得多?我讲一次看一次,而且每一次看《资本论》的时候,都有新的收获。”

讲一次看一次,就在一遍遍翻看《资本论》的过程中,许多重要章节卫兴华都烂熟于心,不只是讲课更加游刃有余,更重要的是,中国在发展中遇到的诸多问题,他总能在书里找寻到最恰切的观点支持。卫兴华说:“比如《资本论》在第一卷第一版的序言里面讲,我不用玫瑰色描绘资本家的面貌,我是把社会的发展看成自然的历史过程,更不要个人对经济历史负责。就是说它不要资本家对资本主义制度剥削制度负责,我觉得这个观点很重要,我们过去搞唯成分论,这不是马克思主义。”

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,最早系统研究和论述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机制理论,最先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……六十多载春秋,卫兴华发表了2000多篇学术论文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邱海平感叹,这个纪录,令人敬仰。邱海平说:“到现在为止发表的学术论文两千多篇,出版了大量的学术著作和教材,卫老师每一年发表的成果,到目前为止在我们经济学院这个数量还没有人能够打破,可以说创造了非常惊人的纪录。”

让业界更为敬佩的是,卫兴华总能在国家经济改革发展的关键时刻及时澄清谬误、正本清源,用他毕生的心血推动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中国化。

1987年,卫兴华对流行多年的“效率优先、兼顾公平”提出异议,认为应该效率公平并重,一度引发学界争议。反对者甚至认为,这是“否定邓小平理论、否定改革开放、否定市场经济”。即使如此,卫兴华仍不为所动,他说:“我是学者,追求的是真理。”卫兴华表示:“我写书写文章,是把效率和公平统一起来的,并重。现在我们都承认分配的不公平,要解决这个问题,中央正在这样努力,强调共同富裕。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区别于以往任何社会制度最本质的东西,这是马克思讲过的。”

学生何召鹏懂得卫先生的这份坚持源自何处。在卫先生家书桌的玻璃板下,一直留着一张黑白照片,那是正青春的卫兴华和两个同伴的三人合影。彼时,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开展地下工作,曾被敌人抓进过监狱,后来因找不到证据被释放。卫兴华出狱后去了北平,两个同伴却在不久后再次被捕,惨遭杀害,这成为卫兴华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遗憾。何召鹏告诉记者:“这张照片卫老师一直留到现在,他说当时参与地下革命的时候,好多朋友、同事都牺牲了,而他活了下来,只要他活着,他要用他全身的精力时间,去做一个学者应该做的,为祖国的建设、社会主义的建设,奉献他的力量。”

卫兴华上小学时老师曾给他取名“卫显贵”,希望他将来尽享荣华富贵。从小目睹日军暴行,卫兴华立志抗击日寇、振兴中华,在日军占领的东冶镇上高小附属中学补习班时,他把名字改为“卫兴华”。他说,一辈子始终坚持与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论调进行辩论,就是为了当初追求的理想。“那时候我们搞地下工作、参加共产党干什么?没有工资、没有待遇,完全自我牺牲。就是一个追求,追求自己的理想,追求共产党把国家建设好。那个时候不怕牺牲,不怕逮捕、不怕杀头,就是这样坚强的信念支撑着我们。”

60多年里,卫兴华著作等身,也目睹一代又一代中国经济学界著名学者成长起来。魏杰、李连仲、黄桂田、张宇、马庆泉……“桃李满天下”,那是属于卫兴华的幸福。

年过九旬,一头银发的卫兴华依然笔耕不辍,儿子卫宏看着心疼,劝父亲别那么费神,可他听到的回答却是:将研究所得诉诸笔端,也是人生一大喜悦。卫宏说:“他在腰疼卧床的时候,连吃饭喝水都在床上,不能起来,因为他疼。但是他在床上依然拿个硬板,垫上稿纸,在床上写文章,他说写东西,研究《资本论》,是一种愉快,一种喜悦。”

获授“人民教育家”的国家荣誉称号,卫兴华感慨,他与共和国一同成长,将毕生所学贡献、服务于祖国建设,这是他不悔的追求,也是他幸福的源泉。卫兴华说:“我有一个信仰,就是为新中国而奋斗,为解放中国而奋斗,怎么把我们国家变得富强,为广大老百姓的富裕、安康、和谐、共同富裕而奋斗。”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东北农业大学 “农村秸秆发酵节能型旱厕...
丰盈彩票网 695| 29| 641| 392| 485| 236| 533| 383| 194| 590| 779| 653| 17| 65| 728| 293| 335| 788| 347| 71| 419| 800| 287| 14| 770| 701| 422| 107| 209| 752|